短期大砍煤電不現實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國家能源局最近公布的數據顯示,2020年我國煤電裝機歷史性降至50%以下,清潔電力裝機首次超過50%。這一降一增,說明我國電源結構實現了優化,能源轉型轉出了實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煤電在我國電力裝機中比重大,碳排放又占整個電力行業的“大頭”,在減碳壓力下,煤電減量降速是大勢所趨。有人認為,減碳任務當前,煤電裝機規模不應止步于“50%以下”,應盡早盡快加速踩剎車,主動為碳達峰和碳中和做貢獻,所以發展和繼續布局煤電,就是拖能源轉型的后腿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棄煤”在國際上已有先例,但我國有自身的國情。2019年,德國煤電裝機容量一共有4000多萬千瓦,不足我國煤電裝機的4%。換言之,我國煤電退出規模遠遠大于世界其他國家,難度更大、任務更艱巨,短期踩剎車甚至大刀大砍,風險也更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眾所周知,煤電是我國電力系統安全運行的“壓艙石”,其大舉退出,無異于干“重活、累活”的撂了挑子,由此導致大體量的基荷電源和調峰電源空缺,誰能替換或者“接棒”?有人說,要保證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電力系統安全、可靠運行,沒了煤電,還有氣電和核電。可問題是,以我國的能源資源稟賦和能源發展現狀,大規模發展核電和氣電,成本、經濟性、包括系統安全風險該怎么考量和核算?不管哪個國家,電力穩定供應和系統安全運行是電力工業的首要職責, “扛”得起退煤成本和終端降電價成本,煤電提前“退休”并非難事,但目前在我國,這兩個條件都不具備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理性地看,煤電不是絕對不能退,電力行業碳達峰也不是無法完成,只是這個過程要穩妥,不能傷及能源發展的根本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幾年,煤電行業日子確實不好過,一邊面臨燃料價格上漲、利用小時數下降、電價隨市場交易下滑,虧損破產者甚多;一邊要承受環保壓力,從“十二五”時期的脫硫脫硝到近些年的超低排放,再到眼下的碳減排,要求越來越嚴,改造升級空間越來越小。而在全社會加快實施脫碳的背景下,各地以及不同行業按下了綠色轉型的“加速鍵”,陸續宣布要提前實現碳達峰目標,尤其傳統發電企業,目標更具體,時間更明晰,行業內不乏控煤電、減煤電和去煤電之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煤電碳減排,不是簡單的數學題,也不是此消彼長計算碳排放總量的數字問題,它是個系統課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電力行業專家坦言,由于可再生能源間歇、隨機等運行特性,未來煤電利用小時數將大幅下降,裝機容量適度增加并不意味著會產生比現在更多的碳排放量,所以“去煤”和“去煤電裝機”不能劃等號。同時,存量機組如果加強改造,提高了健康程度,就可以為可再生能源提供快速爬坡和容量備用服務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本質上說,碳達峰、碳中和是國家戰略和向國際社會的承諾,要順利實現,需要統籌“一盤棋”,局部服務于整體,從關鍵技術入手,循序漸進調整電力結構。從這個角度上看,煤電是能源革命的參加者,而不是“被革命的對象”,煤電如何發展,需要科學規劃,合理布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煤炭資源網



                    勝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
  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上海市張江高科秋月路26號1號樓 2006-2021

                    黄色电影国语完整版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H动漫